Menu
记北协和乳腺外科黄汉源教授 | 退休后全身心研究浆细胞乳腺炎
时间:2021-06-19 作者:北京当代医院
2000年,黄汉源教授退休。但他并没有“歇下来”、安心享受老年生活,而是开启了专注研究浆细胞乳腺炎的新亮点!
经过20年刻苦钻研浆乳,5000例病例的分析,黄汉源教授独创手术技术,让浆乳、肉芽肿等疑难病高达30%的复发率降低至2%以下!
这是浆细胞乳腺炎治疗史绝无仅有的重大突破。
做别的医生都不愿做的“浆乳”
保住女性的乳房
黄汉源教授提及,自己在1999年遇到的一类奇怪的病例,多数患者病情表现为2~3天内乳房突发肿块、触及有痛感,继而发红、破溃流脓、病情反复、且多发于非哺乳期女性。
他翻阅了国内外的医学文献资料,结合临床,断定这个病例就是国内罕见的浆细胞性乳腺炎。
乳腺瘘管(Zuska病)、浆细胞性乳腺炎PDM(导管扩张症)、肉芽肿性乳腺炎(GLM)三种慢性乳腺疾病在国内习惯被称为“浆细胞乳腺炎”。

高误诊率、高复发率是这个病的一大特点。

比如乳晕瘘管(Zuska病)常被误诊为浆细胞性乳腺炎,浆细胞性乳腺炎易被误诊为乳腺癌,误诊率高达80%,肉芽肿乳腺炎误诊率更高,肿块没有红肿之前常被怀疑为乳腺癌,破溃后易误诊为乳房结核;而且从全国的数据来看,它的复发率很高,甚至有医院明确告知患者即使采取半乳或全乳切除的治疗方法,复发率也会达到60%甚至是80%。女性患者深受其扰!
因此,它也被称为“不死的癌症”!
为什么退休后的黄老开始了在这方面的探索?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几乎没有医生能治这个病、想治这种病!浆乳、肉芽肿这个病的特征是乳房流脓淌水,有的患者就诊时乳房已经被“折磨”得看到乳房本来的模样,甚至已经有了恶臭的味道,但是,很多医生不知道这个病,也不知道怎么治疗,有的医生治疗不彻底还会让病情不断反复发作。“很多女性都是因为误诊没有得到及时治疗、正确治疗、彻底治疗,所以有的女性因此失去了乳房。我真的不忍心她们受到如此大的精神、身体的痛苦。”黄汉源教授有些激动。所以,很多医院都不愿意治,甚至不考虑如何去治疗,应付了事,顶多给患者换换药,或者干脆说治不好,把乳房切了吧。而患这类疾病的女性大多是青年,对于她们来说,切乳房就等于是残废。

像挑西瓜籽儿一样把病灶彻底清除
为了美丽联合整形技术

“我做一台乳腺癌手术只需要一小时左右,做一个浆乳手术却需要更多时间”,黄汉源教授打比方,“因为浆细胞乳腺炎的病灶就像西瓜里的西瓜籽,需要医生一个个挑出来,一粒‘西瓜籽’没挑出来就会导致复发。”复发率高、压床(一般需要一个月左右)、容易引起医疗纠纷,医疗资源紧缺……因此,退休后的黄老义无反顾地投身到了对乳腺慢性疾病的研究与治疗中。在黄老的诊室里,一个来自河北唐山的患者来问诊。当患者揭开乳房上的纱布后,一个留着脓水、看不到形状、千疮百孔、黑褐色的乳房出现在眼前。

“我在当地医院看过了,医生没有见过这个病,怀疑是乳腺癌就让我去做个穿刺,但病理结果显示没有癌细胞,没想到的是我穿刺的地方过了几天也烂了!后来,我和我老公来北京看病,一家三甲医院的乳腺科医生也说治不了!”患者丽丽(化名)向黄老吐露着焦急和期待,“我和我老公在医院诊室门口痛苦无助的时候,有个病友说协和医院黄汉源教授能治,所以,我们排队挂了一个多月的号来找您了。”观察了不到10秒钟,“这就是典型的‘肉芽肿’”,黄老淡定的说,“放心吧,能治。这个病得赶紧治!否则,一小块溃疡会扩散成一大块,继而乳腺会被一点点腐烂。而且,手术还得分两次做,第一次先切开引流,也就是把乳腺内的脓水彻底清理干净;第二次再把所有的病灶全部清理干净。”但病灶彻底切除后,会给患者的乳房造成巨大手术缺损区,严重影响乳房外形,怎么办?黄汉源教授说:“几年前,我开始在清除病变组织手术中运用整形外科中的腺皮瓣转移术,手术效果很好。
这就是黄汉源教授独创的新技术。

整形外科技术可以在两个方面解决浆细胞性乳腺炎外科治疗中存在的问题。第一,整形技术可以使手术后大创面得以顺利修复;第二,整形技术可以使手术后获得较好的美容效果,使许多病变严重不能保留乳房的患者得以免除乳房切除术。
这在国内外浆细胞乳腺炎治疗领域属于首创!
“有些医生因为伤口的巨大破损会选择把女性的乳房切掉,我不赞同这个做法。乳腺外科与普通外科是不一样的,乳房有其特殊性,其美观和功能对于女性和家庭至关重要,不能把乳房当成肚皮一样随便动刀切除黄汉源教授说。大医精神”不正是如此吗?
有人听说89岁的黄汉源教授还在做手术,不禁问:“快90岁了,难道手不抖眼不花吗?还能做手术吗?”黄老目光坚毅地看着对方:“当然可以!”
外科医生有三个最基本的素质要求,一是头脑要清楚;二是手部要灵活;三是眼睛要看得准。只要黄老头脑清楚、手不发抖、视力可以,他说他还要继续工作,“等有哪天我倒在了手术台上,那也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一天。我鞠躬尽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