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女记者患肉芽肿乳腺炎:撕心裂肺的换药之痛再也不想体会
时间:2021-05-26 作者:北京当代医院
患者 记:生命无常态,聚散不由人。曾多次去倾听别人的心声,挖掘他人的故事,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被挖掘,而且是以一个病人的身份去阐述自己的求医经历。但是我特别开心,也特别愿意去讲述自己,只要能帮到更多同病相怜的人,便有意义。同时,作为一名记者,我也一直特别希望去和医生这个伟大的职业去共情,去融合,去相交……
一名优秀的记者:开挂的人生会停止吗
张英(化名)今年35岁,家庭美满,育有一女,北京市丰台区人,是一名记者。在单位,她是最年轻、最有能力、最受领导欢迎的骨干精英。采访过世界五百强企业家,见证过诸多成功人士的成功旅程;也深入贫困山区体验过最基层人民的苦难。其文字遇志士可高雅,遇强权可犀利,遇罪恶可批判,遇温暖可舒心。年纪轻轻就已经在各大媒体小有名气,其较多文章在多家平台报道并获奖!或许是天妒人怨,优秀如此的张英,却惨遇令自己痛不欲生的乳腺疾病,差点毁掉了这个原本辉煌灿烂的人生……都说记者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张英完全具备了做为一名优秀记者的基本素养。去年年底有一天洗澡的时候,张英偶然发现自己左侧胸部下方突然起了一个小肿块,有轻微痛感。虽然疼痛不明显,但张英并没有忽视它,次日便去挂号就医……也是从那天起,张英陆续开始了数月的求医路。

“我是去年11月底,发现自己胸部有一个小肿块,第二天就去三甲医院挂号,拍了片子。但是医生给我的建议说没事,让我随观(定期复查)。因为我当时没有任何症状,从表面看没有任何异样,也不红、不肿,只是摸着有一个小小的硬块。”
虽被医生告知无事,回到家的张英并没有完全放下心,去网上百度了“乳腺有肿块会是什么病”这一系列的关键词,找到的答案也不尽相同,但最赫然醒目的当属“乳腺癌”这一令人窒息的词汇。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讲,“乳腺癌”一词大多只闻其词,未见其状。但对于作为一名记者的张英来讲,她真真切切的见证过一名乳腺癌晚期患者的状态。“我三年前采访过一名乳腺癌晚期患者,才38岁,很年轻。我遇到的时候已经肺转移、骨转移,整个乳房腐烂的不成样子,靠近的时候,能闻到一种腐肉的味道,那种视觉和嗅觉我之前只在恐怖片里看到过。一个月后转移至脑部,不到三个月就去世了,病人最后的状态直到现在,我还历历在目。”虽然有些许忐忑和焦虑,但张英此刻也只能往前走,或许像医生说的,自己就只是一个小小的肿块,并无大碍。张英回归到往日的工作和生活中,生活虽然繁琐,却也不失情调。事业上,也是一如既往的优秀,年底还获得了年度最佳新闻奖,收获了一笔可观的年终奖金,计划着过年期间一家三口去度假。

有一种疼痛:撕扯肉皮拉着筋
但天不遂人愿,没等到假期的欢乐时光,却等来了乳腺疾病的再次爆发。距离上次检查过去2个月后,张英又感觉到胸部肿胀、疼痛,且较之前更加明显。惧怕这一天又好像在等待这一天到来的张英,便即刻去了另一家三甲医院就诊。这一次,张英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彩超检查、核磁共振,再加上医生的手诊,结果确诊是浆细胞性乳腺炎的可能性最大。

“我当时还是找黄牛挂了一个比较知名的三甲医院的专家号,那个大夫对比了一下当时的检查和之前的检查结果,结合核磁共振,又通过手诊诊断后跟我说,可能是浆细胞性乳腺炎。我一听这个病,我就立马想到了黄汉源教授,因为黄老的名号在业内是比较有名的,治疗乳腺癌、乳腺肿瘤,尤其是浆细胞性乳腺炎,都是行业内公认的一把手,这个我之前就早有耳闻。”
当时的张英虽然听闻过黄老的名气,但她想着浆细胞性乳腺炎,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炎症嘛,在哪里治都一样,于是留在该医院接受治疗。前期,张英的症状还没有特别严重,医生采用的方法是药物和激素。服用一个月后,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胸部的肿块越来越红肿,胀痛。再次去医院的时候,张英的胸部已经马上破溃,医生建议穿刺引流……引流或能缓解一下肿胀,但换药时的疼痛让张英痛的撕心裂肺。
“还记得我们几个浆乳的患者,每次都被换药师放在最后,怕我们的惨叫声吓到其他人。换药时虽然也有打局麻,但是那个纱布和里面的腺体组织黏在一起,抽纱布的时候,就是撕开肉皮拉着筋的疼,撕心裂肺的。第三次换药的时候我就在想,只要不让我再受这种痛苦,把我乳房切了都行……”
回想起换药时的场景,张英好像一朝被蛇咬,身体每个细胞都在拒绝。从她的表情当中可以看出,她疼怕了!中药吃了两个月,穿刺引流三次,换药时撕心裂肺的疼痛都没有让张英的病有所好转,反而影响生活,耽误工作。三个月后,张英决定换一种治疗方法!

好专家的手艺就像五星级大厨,前期的付出都是积累
有着良好人脉的张英,用了没多久就打听到从协和医院退休后的黄汉源教授,目前是北京当代医院的特聘专家,近几年主要研究浆乳、肉芽肿、导管瘘等疑难性乳腺疾病的诊疗。不到一周时间,张英顺利挂上了黄老的门诊号,预约日当天,她早早的过来排队等候。
“见到黄老之后,给他看那个核磁的片子,没想到黄老快90岁了还会看核磁,特别厉害,要知道很多医生只会看核磁报告的结果。看完之后,很肯定的说,你这个是典型的肉芽肿乳腺炎……我看到黄老那个状态就特别有信心,他肯定能把我治好。”
经过多年研究,北京当代医院组建的以黄汉源教授为首的乳腺专家团,研究肉芽肿性乳腺炎已经有10余年。万余例的临床数据支撑,让专家团成员一致认为,手术是减少痛苦,治愈肉芽肿乳腺炎的好方法。要想治愈,就要把病灶清除干净。肉芽肿的病灶可以波及腺小叶,埋藏的非常深,术中清理病灶就如同挑西瓜籽一样,不仅考验医生的耐力,更考验主刀医生的技术和经验,一个疏忽,很容易遗留病灶,导致复发。目前大部分术后又复发的患者,都是因为没有把病灶清除干净。黄汉源教授团队开创的皮瓣转移术,不仅能够完全清除病灶,在手术中即可完成乳房整形修复,最大可能保证术后乳房的外形,且术后复发率已经降至2%以下。
“因为这个病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少,所以能给你准确治疗的医生很少碰到。它不是1+1=2的事情。黄老这么大岁数了,还坚持在临床一线,为女性继续研究乳腺疾病的治疗方法,这本身就是一个很让人敬佩的事情。而且黄老确实能帮助我们解决问题,尤其是非常有针对性的浆乳、肉芽肿。我自己亲身经历,也的确在此受益了,真的是能治好的。没有得这个病的人,可能觉得医生都能治病,但其实医生和医生也是有差别的。我问过我一些在三甲医院当医生的朋友,问他们能不能做这个手术,治这个病。他们回答的是,也能手术,但能不能像黄教授这样治好就有待商榷。专家的手艺也是有差别的,要说具体是什么差别,那就是这辈子前期的付出都不一样。就像五星级大厨和普通小店师傅,用同样的食材,做出来的食物就是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