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10年求医路_北京当代医院 _北京当代医院怎么样_北京当代医院靠谱吗 
Menu
我的前半生,10年求医路
时间:2019-12-04 作者:北京当代医院
“过去10年,我的人生如同一场噩梦。”
 
38岁的赵捷(化名),6年前母乳得过两次乳腺炎,10年前右乳做过一个良性纤维瘤手术,但右乳依旧会突然出现红肿疼痛的现象,在社区医院接受治疗没有其它的不适症状,医生也就当做普通的炎症治疗。此后每隔一段时间像这样的症状会反复的发作,由于经济条件原因赵女士并没有重视。
 
病情复发,破溃严重无法自行愈合
 
直到3个月前,赵女士的右侧乳房再次出现疼痛,甚至比之前每次都痛,右侧乳房出现很大的肿物,而且这肿块越来越大,能明显看出来皮肤变得很薄,里面有像是脓液一样的东西感觉马上就要流出来。赵女士怕自己患上乳腺癌,就赶紧到医院进行诊治,医生为赵女士做了穿刺检查,被诊断为“乳腺炎”。
 
令赵女士没有想到的是。穿刺检查结束后,乳房上的创口一直不愈合,并伴有脓液流出。
 
刚开始,医生陆续为赵女士开了消炎药、激素药,都没有用,无法阻止乳房化脓破溃,伤口依旧是久久不能愈合。最后医生让赵女士引流,说只有这一种方法可以治疗。护士打完麻醉,直接将创口上的纱布掀开,将药棉伸进乳房里,搅动使药棉蘸取最多的脓液,双手按压排脓,太痛苦了,麻醉之后并不是全部没有知觉,乳房深处的皮肤依旧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剧烈的疼痛,她感觉要晕死过去,因为疼痛全身出汗,每一次引流后背的衣物都会被汗水打湿,生孩子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疼。因为医生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法,只能边引流边吃药观察,一直重复这样的糟糕的日子。
 
吃药,换药,如果回家了还流脓就只能自己用手挤,虽然我们穿上衣服就跟正常人一样,但是没有人能体会我们承受了怎么样的痛苦。那种痛是比生孩子还要痛的痛。
 
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还你健康的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差不多一个月,赵女士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痛苦,每到引流的时候都想如果死掉就可以不用再承受这样的痛苦了。为了家人和孩子,赵女士开始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能够治疗自己的疾病,通过百度的了解,赵女士看到了北京一家医院,加入了浆乳\肉芽肿交流群(微信号:13911006998),她在里面认识了很多同样经历的姐妹,有治疗中的,也有痊愈的。赵女士从大家的聊天中得知了有一位黄汉源教授,在乳腺疾病的治疗方面很有建树。
 
赵捷抱着试试的心情来到了千里迢迢来到了北京,然而刚来到协和医院就被告知黄老只是定期坐诊,同时协和医院床位有限,多是乳腺癌患者,对赵女士的这样的患者不予收治。赵女士经过群里患者的建议,到了黄老多点执业的乳腺专科北京当代医院,很幸运当天下午挂到了黄老的号,黄老接诊赵女士后,安排其进行了相关的检查。诊断出赵女士是“浆细胞性乳腺炎乳腺炎”,而且黄老说,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还你健康的,你的病不能再耽误了。
 
赵女士听到黄老的话,感觉看到了希望,决定手术。赵女士说,她之前都看过5个医生了,没有一个说能给她治好的,只能看运气。
 
浆乳为何反复发作
 
黄老谈到浆细胞性乳腺属于非哺乳期乳腺炎中的一种,目前发病原因不明,但是发病率却很高,治疗没有明确共识,有的患者因为多次手术,乳房千疮百孔,甚至有患者为此付出了切除乳房的代价。
 
目前对于非哺乳期乳腺炎的治疗,手术治疗是比较好的,预防非哺乳期乳腺炎复发需要正规的病情评估判断,根据患者乳房大小、病症大小的比例,来评估手术时机,以及采取手术的方法。
 
北京当代医院成立“黄汉源乳腺疑难病专家组”,通过临床的大量人力对发病患者进行流行病学的调查,以及术后的回访,等等举措,改进了乳腺疑难病——尤其是浆乳\肉芽肿性乳腺炎的治疗方式,提升治疗效果,由黄汉源教授独创的“皮瓣转移术”使无数患者保住了乳房,且手术目的在于切除患者病灶同时做到不影响乳房外观,尽量保证乳房完整性。目前术后患者的随访中还没有出现复发的情况。
 
制定手术方案,黄老亲自手术
 
 
 
赵女士的手术既切除了右乳肿物,同时进行了双乳乳头内陷的矫正。保证了乳房的完整性和美观度。术后将肿物送检后,获得病理报告显示为右乳非哺乳期乳腺炎,20天左右就康复出院,手术之后的赵女士感觉自己状态很好,乳房保住了,再也不用承受引流带来的无休止的疼痛,赵女士表示她很满意。
 
黄老在此也提醒广大女性朋友,如果乳房出现了不明原因的疼痛、硬结,建议及时到有乳腺专科的医院或者乳腺专科医院就诊,先通过专科查体后,根据医生的建议进行检查。排除乳癌后根据病理结果进行治疗。